[jiā miào]  

家庙

编辑 锁定 讨论
家庙即儒教为祖先立的庙,属于中国儒教徒祭祀祖先先贤的场所。古时有官爵者才能建家庙,作为祭祀祖先的场所。上古叫宗庙, 唐 朝始创私庙, 宋 改为家庙。 宋 赵彦卫 《云麓漫钞》卷二:“ 文潞公 作家庙,求得 唐 杜岐公 旧址。”
中文名
家庙

家庙基本简介

编辑
家庙即儒教家族为祖先立的庙。庙中供奉神位等,依时祭祀。《礼记.王制》:“天子七庙,诸侯五庙,大夫三庙,士一庙,庶人祭于寝。”
《文献通考.宗庙十四》:“仁年因郊祀,赦听武官依旧式立家庙。”清 袁赋正《睢阳袁氏(袁可立)家谱·序言》:“谨按家庙之所奉祀与夫祖父之所面训诠次为谱,纪其世系、字讳以炳来兹。”《清文献通考.群庙五》:“[顺治]十年,议定郡王以祀追封祖父于家庙,贝勒以下祀追封祖父于坟墓。”

家庙词语解释

编辑
【名称】:家庙
【拼音】:jiā miào
【注音】:ㄐㄧㄚ ㄇㄧㄠˋ

家庙基本解释

编辑
◎ 家庙 jiāmiào
[ancestral temple] 见“家祠”

家庙详细解释

编辑
祖庙;宗祠。古时有官爵者才能建家庙,作为儒教祭祀祖先的场所。上古叫宗庙, 唐 朝始创私庙, 宋 改为家庙。 宋 赵彦卫 《云麓漫钞》卷二:“ 文潞公 作家庙,求得 唐 杜岐公 旧址。”
《宋史·礼志十二》:“ 庆历 元年,南郊赦书,应中外文武官并许依旧式立家庙。”明 陈继儒《大司马节寰袁公家庙记》:“卜外小宅之西,复筑祠一区,敞而为门,竦而为堂,抱而为阁,翼而为两庑两厢,凡三十余楹。朝于斯夕于斯,岁时伏腊祭于斯。
里中士大夫往来祠下者皆伏轼下舆,礼公一瓣香而退。” 清 袁枚 《随园随笔·风水客》:“先生发愤集房族百馀人,祭家庙毕,持香祷於天。” 孙中山 《民族主义》第六讲:“前几天我到乡下进了一所祠堂,走到最后进的一间厅堂去休息,看见右边有一个孝字,左边一无所有,我想从前一定有个忠字,象这些景象,我看见了的不止一次,有许多祠堂或家庙,都是一样的。”

家庙文献

编辑
大司马节寰袁公家庙记
(明) 陈继儒
睢阳节寰袁公(袁可立),当癸酉十月十一日薨于正寝。讣闻,上遣官视葬,有司陈祭,博士弟子员乡三老俎豆之于学宫之旁。而长公司农君枢,图所以不朽其亲者未已也。家有状,墓有铭,神道有碑,有传有诔有颂有赞有墓祠,而犹未已也。
卜外小宅之西,复筑祠一区,敞而为门,竦而为堂,抱而为阁,翼而为两庑两厢,凡三十余楹。朝于斯夕于斯,岁时伏腊祭于斯。里中士大夫往来祠下者皆伏轼下舆,礼公一瓣香而退。
叹曰:“往睢城岁剥日颓,人情惶惶,靡所恃以自扞。自公倡议,而新旧两城屹立如金汤,其伊谁之赐,公宜祠。
差繇驿递最繁苛,公贻书郡守,调优免裁预徵,而民始息肩,其伊谁之赐,公宜祠。福王之国,派夫派骑唯唯不胜支,而幸免协济,免为他邑代庖,其伊谁之赐,公宜祠。
岁荒则飞书腾牒,请赈请蠲,军兴则捐助千五百金,请修筑修凿修战守之具,其伊谁之赐,公宜祠。”陈子曰:在礼以劳定国则祀之,能御大灾大患则祀之。堂堂袁公,揆之于祭典礼经,无弗合者。
公非直断断为德于乡已也。公司理吴中,执简柱下,上书忤当路,削籍二十六载。登朝十有二年,剔历卿寺,节抚登莱,感激上恩,慷慨时事,议收辽左之残兵,汛扫邹藤之妖党,乘风纵火而狡奴之屯聚空,设伏夜战而愤兵之营垒拨。
刘爱塔、张尔心,叛将也,则离其腹心,解其兵柄,以笑谈销弭之。
毛文龙,悍帅也,则诇其报捷,勘其冒功,以纵核弹压之。朝鲜□□【二字被剪去】,篡王也,臣易君,侄废伯,则声罪致讨以正其大纲,复使之兴兵助战以责其大义,而朝鲜帖帖然,莫敢蠢动矣。
其后晋枢佐拜司农加大司马,又以阅视殿工加太子少保。公乞骨骸者七,辞衔者三,熹庙不能留,魏党不能夺,一时难进易退之高风,真可洗满朝称功颂德之秽气。
公非断断仅为德于乡已也。古人食稻而祭先穑,衣帛而祭先蚕,本末源源,惟力是视。况国家大灾大患,孰有过于狡虏妖莲及叛将悍帅篡王之突如来如者乎,又孰过于魏党盗国之死如焚如弃者乎。
公寝其邪谋,受我戎索,避其凶焰,乐我丘园。
驰驿还,文蟒赐,清尚褒,恤典至,生死无暇,荣哀兼备,盖先朝之宝臣,而亦后来学士大夫出处之榜样也。夫畏垒之庚桑,里人耳,桐乡之朱邑,邑吏民耳。
今司农祠公于墓,又祠公于家,合通国之欢心,建百世不迁之庙貌。惟送死可以当大事,长公无愧斯语矣。故徵陈子为之记而系以迎神送神之辞。
扫我坛,涤我釜。练日时,陈尊俎。晨光熹,燎烟吐。彩繙摇曳神鸦舞。喤喤考钟,坎坎击鼓。灵之来兮锡纯嘏。
鼎彝俅,迎神圭璧收。黍稷馨,祝时讴。风车云马遄难留。饮福百拜谢神休。冠归农,剑买牛。繙图史,凿田畴。睢阳世世如金瓯。 (陈继儒《陈眉公先生全集》卷二十二》)
词条标签:
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