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子鹤

编辑 锁定 讨论
徐子鹤(1916—1999),字翼,又名徐翼、徐寿昌;男,1916年生;江苏苏州人;中国当代著名国画艺术家、书画鉴定家。擅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走兽,山水多画黄山、川峡,笔墨出自南宋四家,淳雅流畅,清丽洒脱,多一层江南水乡的吴人柔情。
中文名
徐子鹤
别    名
徐翼、徐寿昌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地
江苏苏州
出生日期
1916年
逝世日期
1999年
代表作品
《玉屏春晓》《瑞雪双禽》《河山不夜》《天都耸秀》《黄山雨过》

徐子鹤人物简介

编辑
徐子鹤 徐子鹤
徐子鹤1930年从曹标学人物、山水,1934年入钱瘦铁门,1936年留学日本东京,1946年执教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。1955年冬,随陆俨少孔小瑜宋文治安徽临时参加工作,次年被正式分配到安徽省博物馆,开始了他蛰居皖江20余年的书画鉴定和艺术创作生涯。
徐子鹤笔墨源出造化,先后十上黄山,积稿上万,终于以南宋之墨、北宋之笔、黄岳之魂及自家彻悟之心,揉合贯通,写尽了黄山峻峭而不离奇,温润而不绵弱的风神,使梅清石涛诸家不能专美于前。
徐子鹤的绘画艺术还妙在有深厚的传统根底,并善于演绎新意。
他擅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走兽,山水多画黄山、川峡,笔墨出自南宋四家,淳雅流畅,清丽洒脱,多一层江南水乡的吴人柔情。传统功力深厚,精于文物鉴定。
上海博物馆藏有唐代孙位《高逸图》,破损残缺,子鹤全补之,天衣无缝,使绝迹顿还旧观。
他所创作的《玉屏春晓》、《河山不夜》等,以及老桩墨梅、墨竹,均以古人笔下所无的清新手法意境,成为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;人民大会堂、天安门城楼、毛主席纪念堂钓鱼台国宾馆等处均藏有其作。传世作品有《玉屏春晓》、《瑞雪双禽》、《河山不夜》、《天都耸秀》、《黄山雨过》等。
曾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教授、安徽省书画院副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徐子鹤生平细述

编辑

徐子鹤出生环境

徐子鹤先生1916年出生在古老的文化名城苏州。父亲徐树铭是位人物肖像和花卉画家,是任伯年高徒徐小仓的学生。在苏州护龙街(今人民路)开一家店名《竹石山房》的古玩店,与当时吴门名流郑大鹤、俞语霜、唐伯谦等友善。徐树铭虽然开店但不善经商,生活异常清贫,当时在护龙街外号“仙人”。徐子鹤自幼受父亲影响,爱上绘画。

徐子鹤正式习画

1930年14岁时正式拜父亲义兄曹标(号筱园)为师,学人物山水画。当时迫于生计,画很多过年时每家必挂的“神轴”画,每幅至少有形态各异的人像近百人。徐子鹤因此对人物设色和线条均积累坚实的
徐子鹤画作
徐子鹤画作(40张)
功底。徐子鹤在当时还临摹了大量的古代名画,他家的邻居是占全国收藏半壁江山的孙伯渊、孙仲渊兄弟,徐子鹤临摹了宋元、四王、吴恽等诸多名家作品,也为他今后从事书画鉴定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1934年到上海拜金石书画名家钱瘦铁为师。钱瘦铁,无锡人,早年在徐子鹤家做学徒,很受徐树铭器重和照顾,在徐家古玩店得识郑大鹤等并成为弟子,后与吴昌硕交往在师友之间,正所谓与郑大鹤得其雅、与吴昌硕得其古、与俞语霜得其苍、金石书画俱佳在日本极负盛名。
徐子鹤拜钱瘦铁为师在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,由于徐子鹤表现了出众的绘画才能,当时吴湖帆张大千均欲收之为徒,徐树铭为两不得罪才让徐子鹤拜钱瘦铁为师。
自从拜钱瘦铁为师后即随师住上海陶尔菲司路35号——也是当时中国画会活动场所,徐子鹤因此和当时的名画家黄太玄、贺天键、孙雪泥郎静山熊松泉汪亚尘等相识,尤其受到贺天键的赞誉并常加指导,使得徐子鹤受益匪浅。

徐子鹤东渡扶桑

1936年钱瘦铁夫妇定居日本,不久回国带徐子鹤同往。当时钱家还有徐朗西之女孝扬,徐卓呆之女启华,蔡声白之女吟芳等。钱瘦铁在外面单独为徐子鹤租赁住房便于他专心学画,同时让徐子鹤在东方文学院学习日文。在东京期间徐子鹤参观了天皇藏画展及当时日本名画家横山大观、中村不折、竹内栖凤、小室翠云、荒木十亩等的画作,尤其对钱师的知交桥本关雪作品看的较多,并受到关雪的鼓励和指正。这段时间对徐子鹤画艺的提高很有帮助。

徐子鹤抗战期间

抗战爆发后,钱瘦铁日本警视厅逮捕,徐子鹤与师母弟妹等只得回国,先买法国船票返沪,因上海战事激烈该轮宣布不去上海,一行人只能露宿神户码头,而后回东京等待再次启程。
徐子鹤画作
徐子鹤画作(40张)
徐子鹤因归国心切独自先行乘美国“杰克逊总统号”回国,在船上和归国学生组成留日学生抗日归国团,该轮后来也不能靠岸上海,改靠香港。在香港住几天后转赴广州,由于铁路遭日机轰炸在广州住20多天。当时这批学生每人均持有留日学生归国车船免费证,到南京后徐子鹤与同学余明乘沪宁线火车回苏州,结果车到无锡又停开,身无分文的二人靠变卖余明的戒指得10多元钱,余借5元给徐子鹤雇只小船直接摇到苏州。到了苏州家中空无一人,已逃难到金市镇幸有邻居帮忙一家人方得团聚,其时徐母卧病在床,家中经济困难,徐子鹤只得一人回到苏州开一刻印铺,每日收入10余元养家。
抗战期间徐子鹤办过几次画展都很成功。胜利后,应苏州美专之邀任国画系教授。
不久,校董吴子深吴似兰邀请徐子鹤去台湾办分校,吴似兰夫妇已先行,后因航线屡次失事停航已久加之朋友劝阻未能成行,自此在上海定居。
当时吴子深要徐子鹤代笔书画达数月之久,言明展览之后付三成酬金,结果分文未付,徐子鹤当时生活困难不好启口索款,只能靠临摹名画为生,这样的生活一直到解放。

徐子鹤建国之后

解放初期,徐子鹤生活仍然拮据,当时上海画家大多如此。
1952年上海文化局组织美术政治讲习班,并组织画家们画供出口的檀香扇,有了收入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后来还开过一次标价出售的画展,徐子鹤的一幅《雪山行军图》被张鼎臣买去,一幅《渔舟夜泊》被日本人买去。
1955年冬,陆俨少孔小瑜宋文治徐子鹤安徽临时参加工作,呆了一个月左右,临回前安徽要把四人留下并分配了单位:陆俨少和孔小瑜去艺校,宋文治去群众艺术馆,徐子鹤去省博物馆,并给每人200元安家费,月工资200左右。这在当时是很高的待遇了,后来陆俨少宋文治因故没能留在安徽孔小瑜、徐子鹤从1956年2月分别到艺校和博物馆报到正式在安徽开始工作了;徐子鹤在博物馆从事古画鉴定,工作条件相当优越,没事就在宿舍埋头作画。同时有机会接触大量的书画精品,经常去皖南征集文物,多次机会登上黄山,对黄山的了解日益深刻,渐渐体味得黄山的精髓。
黄山实在是太奇美了——虽描绘黄山的画家众多,但真正能画象黄山的寥若晨星。宋元明的山水画家虽都到过黄山,但无作品可见,直到清初石涛梅清等,才有表现黄山的作品问世。自乾隆至清末,却无一人画黄山。因此,黄山虽美,惜作者太鲜,也实在是交通闭塞之固。更主要的是画黄山太不容易,倘不象石涛梅清拜黄山为师,从黄山之一松一石画起,或不能很好运用传统笔墨,是无法表现黄山的神和形的。

徐子鹤艺术评价

编辑
本文作者:邵洛羊
中国山水画,笔驰太空,潜施造化,青穹无垠,万象森罗,宜其蔚然成为大科也。 徐公子鹤,籍隶姑苏,性恬淡,山水画却宗北派。北方山水雄峻高厚,得气之正者,出笔便见刚健爽直,盖气禀之偶异所导致也。子鹤山水画,出自南宋四家,颇多马远夏圭,但他温婉了马遥父刻削峭厉之笔,洒脱了夏禹玉拖泥带水之墨,而清华淋漓的水法,乃发乎他江南水乡的吴人柔情。他的山水画“南人北禀”,故其山也,石也,树也,云也,水也……磊落巍崎中有一股潇洒冲和之气,遂见脱颖,得在东南树一帜,子鹤山水为中外所珍重,绝非偶然。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。
子鹤范山模水,独钟黄岳,良有以也。黄山七十二峰,二十四溪,三瀑,二湖,而奇松、怪石、云海、温泉,更添四美尤,能不冠于千山万壑?徐公暑寒不顾,十上黄山,细析岩石的皴昔皮,静观峰崖的姿致,他积稿盈万,终于摄取了黄山之神,窥透了黄山之魂,深稔了黄山之质,熟悉了黄山之形。为黄山造像者众矣!徐子鹤却画活了这朵“菡萏金芙蓉”。(李白上海博物馆藏有唐人孙位《高逸图》,岁月悠悠,破损残缺,敦请子鹤全补。谢稚柳先生称赞他“健笔直接千古,天衣无缝,使绝迹顿还旧观。”概见其传统功力之深厚。山水画最重皴勒,最见功力,子鹤集北派山水中之大小斧劈、鬼脸、直擦、括铁、泥里拔钉、马牙、骷髅、破网、弹涡等皴法,糅合化出,磬控纵送,凝然见坚,爽然见秀,点划皴擦,矫若天际游龙,火候炼青,遂创新貌,观其《蓬莱三岛》、《天都耸秀》、《黄山西海有此景》、《黄山雨过》、《人字瀑》等图中,大可见其绝活,赏其风流。他十八岁师从钱瘦铁,现虽艺呈己貌,犹可依稀看到得自钱师的清峻气格和“写”字诀。 我和子鹤道兄相识,系经唐云先生介绍,忽忽逾三十载。徐公既仁且智,一生耽山乐水,志在林薮。今欣值八十华诞,爰撰短文,馨祝他艺树长春,金石永寿。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词条标签:
艺术家 美术 文学作品 人物